您现在的位置:首页成都体院报 > 138 

高原格桑花:为奔跑奉献的无悔青春

——访阿坝州茂县业余体校助教——体院运动系2011级陈世周

格桑梅朵,一种生长在高原上的普通花朵,杆细瓣小,看上去弱不禁风的样子,却能经受住狂风暴雨的考验,太阳愈曝晒,开得愈灿烂。而本文的主人公,来自阿坝州茂县的羌族姑娘——陈世周,便像极了一朵在璀璨季节里盛绽的格桑花,微小、坚强、用青春年华为贫瘠的土地带来幸福和希望。她是成都体育学院运动系2011级的在校学生,而她在大学三年间牺牲了所有的假期,充当着一个更特殊的角色——阿坝州茂县业余体校的助教,而这份“小教练”的工作完全是无偿的。“可以说是体育改变了我的命运,我希望体育能够帮助更多的农村孩子走出来。”她的眼神中带着几分羞涩和坚定,笑容温暖,手脚修长,仿佛在烈日下奔跑的小鹿,灵气逼人,不识疲倦。

愿以青春作献,为山里娃打开体育之窗

出生在阿坝州茂县山区一户普通农家的陈世周,是家中的二女儿。“我从小就喜欢运动,精力充沛,身体条件也很好,对体育、对集体活动有着特别执着的积极性。”陈世周告诉笔者,她是在初二的运动会上被老师发现了运动天赋,推荐进入茂县中学的业余田径队,这才有了到县城上学的机会。“我们家条件不好,父母都是靠做农活维持生计,如果不是因为练田径到县城读书,以体育生的身份考上大学,我可能就跟这个村里的其他羌族孩子一样,只能在家种地或者出去打工了。”

    陈世周说,她是村里第一个到大城市上学的本科生,现在的生活是曾经的自己完全不敢想象的。“其实我真的很幸运。”当笔者问到,为什么要牺牲自己的假期时间回家乡当无薪酬的体校助教,而不是像很多年轻人一样在城市里找一份赚钱的兼职时,这个朴实的羌族姑娘露出了幸福满足的笑容。“我喜欢啊,因为我真的很喜欢做这件事。我很清楚阿坝山区的状况,那些农村的孩子,缺少被发现的机会和发现他们的人。”

正如她所说,在阿坝州自治区高寒地带出生成长的少数民族孩子,往往都拥有极具耐力的体质和高超的运动天赋。但因为观念的落后封闭,许多家庭没有送孩子去练体育的意识。也因为缺乏专业系统的训练,孩子们的潜能不能被完全开发。“体育让我走出了大山,我看到了外面的世界,也受到了科学的训练。很多人不愿意去农村、去山区,但是我不怕,我能适应。我就想到最偏僻的地方去,发掘更多练田径的苗子,把自己的经验告诉他们。”这便是陈世周从大一的假期就开始回乡担任助教工作的初衷。“而且我的教练年纪也大了,学校又只有他一个教练。他要我回去帮忙,说明他信任我。”

态度决定一切,小教练学做“严师慈母”

体校的日常训练注定是艰苦的,何况在寒冷的高原地带,而田径更是一项需要长期坚持才能出成效的运动。训练从未因刮风下雨而中止过,即使是下雪天,只要未有积雪,陈世周和孩子们就不会停下奔跑的脚步。“在训练场上,我对他们是非常严格的。虽然私底下他们都跟我玩得很好,都不会喊我老师或者教练,直接喊姐。但是训练的时候必须认真严肃。”陈世周告诉笔者,在体校训练的孩子年龄跨度很大,从高中到小学五六年级的都有。难免会遇到调皮捣蛋或对日复一日的训练生活产生厌烦心理的孩子。如果在训练场上批评指责了学生,说了重话,她就会在事后找他们谈心。“我常常告诉他们要珍惜现在这么好的条件,我们以前训练的时候连像样的跑道都没有,只能围着马路跑。地震之后学校翻新了,也有了一些运动设施,比起我们当年,他们真是太幸福了。”

最寒冷的时候,阿坝茂县的气候太过恶劣,陈世周就会和教练一起带着孩子们下山,来到成都的西门进行冬训。训练期间,陈世周和孩子们同吃同住,每天她都要比所有人早起,安排好早饭和当天的计划日程后,再一个一个地叫孩子们起床,叮嘱他们一些注意事项。一天的训练结束后,孩子们准备休息了,她还要例行查寝。“必须随时关注着他们,孩子们的安全和健康是最重要的。”陈世周说,虽然这些繁琐的工作让她像个小保姆,但那是她的责任,她答应教练要做的事就一定会做到最好。这是她对待责任的态度,她始终坚信,态度决定一切。

大二暑假,原本要带队去达州参加比赛的陈世周却意外患上了荨麻疹。“本来我是想要坚持一下的,但出发前一晚,我浑身上下都肿起来了,实在去不了。”提到这件事,陈世周不禁流露出遗憾的神情,“我不希望因为自己的问题影响到训练。”

情难释梦难舍,让未来与故土息息相关

三年的付出与坚守,换来的是一张张傲人的成绩单。2013年4月,陈世周带队参加四川省中学“多威杯”锦标赛——仁寿地区比赛,阿坝州业余体校队获得了4金、3银、2铜的好成绩。同年8月,他们又在遂宁中学运动会上获得1银、1铜,三人进入前八名的好成绩。但对于陈世周来说,她的收获更多是在成绩和金牌之外。

“跟孩子们在一起真的很开心,很有亲切感。一段时间没有训练了我会非常不习惯,会很想念他们。带队训练已经成为了我生活中必须要做的事。”问到这份无偿的助教工作到底给予了她什么?陈世周笑着告诉笔者,自己从未考虑过薪酬的问题。“很多人问我,做助教这么久了,赚了多少钱?但我真的是没有收取任何酬劳的。这是教练对我的信任和看重,也是很好的锻炼机会。它给了我实际的教学经验,让我更加大方、自信了,不再是那个连说话都不敢大声的小女孩了。”她红着脸强调,大学三年,最让她感到骄傲的便是坚持在体校带孩子们训练这件事。“我太喜欢这份工作了!我想一直跟他们在一起。”

陈世周是个懂得感恩的女孩,她对养育自己的父母、培养自己的教练、给予自己经济支持的大姐以及所有帮助过自己的人都怀着深深的感激之情。“父母对我的选择和做法很支持,他们一直以我为骄傲。我现在不能给他们金钱上的回报,但回报不一定是物质性的。一句关怀,一次问候都能让他们感到欣慰,而我最大的希望就是他们能开心。”每次有曾经教过自己的老师或教练带队来体院,陈世周都会“借机”表达自己的心意。“我可能没有经济能力请他们吃饭,但我可以在他们劳累口渴的时候递上一瓶水。”

走完三载春秋,实习、毕业和就业、未来发展方向这些让人迷茫纠结的问题都被搁置眼前。陈世周却表现的很淡定,因为她早已有了明确的目标。“我一定会回去的,我一直都觉得外面的城市不属于自己。教练快退休了,阿坝州业余体校缺少专业对口的老师,我只能专攻学生的中长跑训练,学校需要更多年轻的老师把外面的知识带给孩子们。我希望能尽快以正式老师的身份回到体校,从老教练手中接下接力棒,这就是我的梦想。”

她从高原来到城市,却毅然放弃了城市繁华的灯火,选择回到离天空更近故土,虔诚守护羌城岷山上的那片星光。是因为对体育事业的热爱,是因为对贫困山区教育资源缺乏的悲悯,是因为梦想与恋乡之情早已融为一体。采访的最后,陈世周告诉笔者,她现在正在作准备,不论是参加特岗老师招聘计划还是通过教师公招考试,自己都会通过一切途径回归故乡。“不管多偏远,多苦的地方我都愿意去。可能很多人觉得我很傻,但不管周围的人怎么说,我都不会动摇。身边的人过得怎样并不重要,重要的是做好你自己。

学生记者; 王奕茹

 




 


【附件】

分享到:
【字体: 】【收藏】 【打印】【邮件给他人】【关闭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