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成都体院报 > 136 

谁的大学不曾迷茫


 

人生几乎是一首诗,它有韵律和拍子,也有生长和腐蚀的内在循环。它开始是天真纯朴的童年时期,嗣后便是粗拙的青春时期,企图去适应成熟的社会,带着青年的热情和愚憨、理想和野心。——林语堂《生活的艺术》

我想,人一生中最美的时光,是从少年步入青年的那几年,而它最好的归属,应该是绿草繁花、生机无限的大学校园。大学,给予我们强大的养分,提供我们成长的阳光,保护我们免遭风雨的侵袭,让岁月把我们变成自己渴望的模样。但偶尔也会乌云蔽天,偶尔也会迷路彷徨,别怕,梦想会在夜里为我们点灯,坚持会让未来给予我们最温暖的拥抱。

    还记得刚入大学校门的自己吗?带着些许的胆怯和抑制不住的欣喜,对校园里的一切都充满了好奇。一切都才刚刚开始,每一步路每一个选择都带着试探性和猎奇心,却是走得坦荡而自信。连不施粉黛的容颜都像是草原上烈日下盛绽的格桑花,青春夺目的艳。

未来是什么样子的?好像真没仔细想过,觉得这四年一圈的轮回好长,我们自会顺着时光长成坚毅挺拔的样子,足够成熟,足够勇敢,足以挑起重担去抵抗塔外世界的击打和磨难。会为做出的一点点成绩而沾沾自喜,每一次肯定或掌声都仿佛投射前程的探照灯,眼里心里全是光明。

那些年被应试教育挤压下去的热情全都回来了,满心欢喜地加入了自己感兴趣的社团;为闯过学长学姐们设定的关卡成为某个组织的一员而自豪不已;立志要苦学英语;立志把图书馆作为长踞之地;甚至企图在寒冷的冬天早起晨跑。可是不久却发现,在组织和工作中自己其实并没有那么浓厚的存在感,付出和回报不一定成正比,懒惰和爱找借口的天性常常将学习计划中断。当初那种不顾一切的热情和愚憨、理想和野心在平庸现实、低压无趣的温水攻击下慢慢后退,竟然就一声不吭地退回了18岁那年的夏天。

我大三了,你呢?突然发现这实在不是一个令人开心的事实,毕业之期就这样活生生地被提上了日程。似乎还没有掌握好谋生的技能,就要跟着每年上涨一百多万人数的毕业生大军被赶鸭似的赶进社会这个大染缸里。其实还是有选择的,考研、就业、创业、出国,不外乎就这几条路,每条路注定不会走得轻松。有人买回各种资料,报了各种补习班,发誓不考上不罢休;有人轻松过了雅思,等着家里资助或者公费留学;有人不停地寻找实习机会,四处投放简历。我呢?还在斟酌比较,犹豫不决。这时的你是不是也感到茫然无助了?如暴雨来临前在海上滑行的海燕,无法辨别方向和着陆点,不知所措。突然来了一支往南飞翔的燕群,你以为自己找到了组织,跟着他们急行几里,却发现自己根本无法适应南方的风流。停下观望时,来了一支往北的燕群,而你,却不敢再盲目跟风了。你猛然发现,随波逐流并不能帮你逃脱困境,你只有认识真正的自己,确定正确的方向,寻求合适的方法才能突出重围,平安到达理想的彼岸。

我们曾为不够努力的自己找过种种借口,现在,难道又要在现实的风口浪尖处逃避躲闪那些满怀期望的目光吗?我仿佛看到18岁的自己,在回忆深处捏紧了拳头。

我们小心翼翼地侦查了天气和地形,我们认真地考虑了风险和胜负值,我们把一切客观的因素和可能的结果都想到了,却弄丢了那颗单纯的追逐梦想的心。大学就像个智慧又狡黠的老顽童,他给予我们收获的惊喜和成功的快乐,也让我们经历挫折、品尝失败、陷入迷茫,但若能走过,若懂珍惜,一定能找到属于你自己的那条坦途。朝着向往的目标迈进,任何困难都无法阻挡勇敢的心。其实我们都一样,谁的大学不曾迷茫?但每个人又确实都不一样,而我,只是想要做一名优秀的新闻记者。你呢?学生记者  王奕茹

 

【附件】

分享到:
【字体: 】【收藏】 【打印】【邮件给他人】【关闭

相关文章